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饭局后的车震
饭局后的车震

饭局后的车震


  她有时候也会在我面前谈起她的男友,她们是大学的同班同学也是她的初恋,她男朋友属于那种常常在外边花天酒地,也有不少亲密的异性朋友,又一次她哭着对我说她男朋友出轨背叛了她,那天她手机放在家里忘记带了,中午趁着午休时间回到出租房去拿,一打开门发现男朋友和另一个女的,她说这件事后他已经吵骂了很多次,发展到后来相互冷战,此后好几个月没有做爱了,他却仍然照样的在外边风流快活,可能是报复心理的影响平时着装一向保守的她突然改变了很多,从着装上就能看出,原来穿衣服都很随意的,但随着那件事的发生之后,穿衣服开始暴露了,再加上纤巧的身材及白晢的肌肤,现在每天穿着小背心、热裤或短裙上班。有时特意在我面前晃来晃去,不少同事男性也向她行注目礼,我和几个同事们也当面谈论她的身材,我有时也窥看她衣领或遐想她内裤的颜色及春光,甚至乎借意触摸她的身体。我知道我对她有点遐想了,但一直不敢迈出最后的一步。
  她家里坏了什幺水头头或电脑有点小问题都叫我到她家帮忙修理,也不知道是不是借意亲近吧
  由工作的关係我们经常要跟客人吃饭喝酒,自己又是一个没有老婆的男人所以每次喝完就都有原始的冲动,但一直剋制,她后来很多时侯都是故意走光让我窥看,我想她估计是满足她自己的报复心理,同时对我有意吧,有一次国外的客人来访我和她去陪同,老外喜欢喝洋酒而我们都不怎幺会喝。
  所以饭局结束后我们两个都有点醉意了,一上车我那时候突然剋制不住自己的性慾不知那里来的激情,情不自禁地和拥吻,她当时一点都没有反抗而且也积极配合我,我对她说要不把车子开到公园区吧,她含情脉脉的点点头,车子一到公园我就迫不及待的脱去她的上衣及解开胸罩的扣子,半罩杯无肩带的胸罩立刻离开了她的身体,一对堪称完美的乳房弹出来,褐红色的乳晕上一个黄豆大小的乳头在车子昏暗的灯光里显得更加韵味。
  我急不可耐的一口含住了她的乳房,坚实的奶子在我的嘴巴吸力中富有节奏的进出,轻轻地咬着她的黄豆乳头,在酒精的催化作用,觉得又刺激又兴奋,感觉她全身阵阵骚软,我又从背后吻着她的粉颈,然后将舌头伸进她的耳朵,还轻咬她的耳垂。她舒服得情不自禁地轻声呻吟。这时我的嘴巴离开她的乳房,一路游走舔着吻着,直到她的小腹,把舌头还伸进她的肚脐内转动,接着我双手抱着她的乳房,把舌头轻舔她的唇角。
  相互伸出舌头互相交缠。这时我慢慢解开她的内裤,用舌尖轻轻拨弄着她的阴唇时,还吸啜着她的阴核。这一刻她的双腿已不能自制的用力地把我的头紧紧夹着,任由我疯狂品嚐她的水蜜桃和我正如洪流氾滥的水蜜桃汁,这时我感觉她已经被慾望支配了,完全丧失最后的防线。我的衣服马上也通通脱掉,温柔地把她抱到车的后排,慢慢的俯身準备侵佔她的身体。她也已经已作好準备配合我的每一个动作。
  她说也要让我领教她的另一面的技术,她用那迷人的小嘴吸食着我的肉棒舌尖点击我的龟头,我感觉一阵阵的电意冲击我的心房,用她的舌尖游走在我的蛋蛋上,那时感觉世界只有我们两个存在,把她的左脚抬起放在我的肩膊上,拿起我的肉棒向的她浓密黑毛的骚穴进攻,我的肉棒在阴道里前冲直撞。
  她身体不由自主的随着我的节奏而颤抖。她一直轻声的说好粗大的一支肉棒舒服,我时不时的用肉棒在她的阴道口磨来磨去,然后用力一蹬,带来的是她忘我的淫叫,我感觉她的阴道壁,又温暖又充实,阵阵强烈的快感不断传到脑中,她的淫水如洪流般倾泻而出。这充实的快感使我堕入慾望的深渊,我感到龟头已到达她的子宫口。还未开始抽插,已经感到她快到达高潮。好舒服我这时才真正体会到什幺叫做欲仙欲死。
  在抽动同时我已进入无边的欢愉境界,她也全身扭动的配合我的动作,我的肉棒在她陕窄的阴道内不停摩擦,无尽的快感充斥在脑子里,疯狂的呻吟,我抽插的频率不断加快,最后用力将阳具顶进她的子宫口,向她的子宫射出一大滩烫热浓的精液。这时我们都昏醉于迷糊的意识当中。休息了大概十分钟后我的肉棒又高高的抬起,再次又插入她的小穴我,随着阴道内的抽动,她的阴道本能地随着节奏一收一放。我的肉棒在阴道中很有节奏的进进出出,使她持续的快感,我感觉她的高潮不知来了几多次的高潮。
  她时不时的让我停一下把用自己的小嘴把粘满爱液的鸡巴舔食的乾乾净净,鸡巴在这种环境下怎幺能经得起她的折磨,在一阵又一阵颤的抖后,我对她说顶不住要射了,大量温暖的液体把她的阴道塞得满满的,精子在她的阴道内流动,向她阴道的深处出发,我用手指牵引阴道内的精液流出,白白的生命种子真多,这时我又把阳具重新放进她的阴道,然后缓缓的举起双手温柔的抱着她,吻着她,她说原来做过爱后被抱拥感觉是那幺美好的。她也牢牢的紧抱着我,感受到我的肉棒在她的体内渐渐的收缩。她说以前什幺是高潮一点都不知道,现在终于知道高潮的快感!
  我说记得明天要买紧急避孕药,不然要是怀孕就麻烦了,她说要是怀上更好直接生出来,其实我感觉她也是半开玩笑的

【完】